第二十二章 东窗事发人无踪

    匆匆十余日后,周浩在用完自身所有的贡献点查阅关于筑基的典籍之后,无奈的停了下来,发现自己想要筑基问题似乎有点大。

    难怪蒋夫子当初曾对自己说,资质虽好但想成筑基金丹,难加难,无奈之下只能再次拜访蒋夫子,请教筑基之法。

    蒋夫子成金丹,在宗门地位可不是他能的,许多他不可能接触的知识,隐秘,秘闻秘术,对蒋夫子来说只是常识。

    蒋夫子思考良久,才对他说,关于这些东西,你本只能自己去查找答案,或拜师之后,师门自有传承,但你情况特殊,你我渊源又深,加之你的情况较复杂,真要说是某些方面我也一知半解。

    你可知何为筑基?将灵根视为一株树种,是树必须要生长,也是要有合适的环境,那么灵根存在于**之内,却不可见,想要使其成长为生命之本,从而超脱凡尘,必须掌控灵根。

    但灵根又是可以应用的,如更有利于沟通天地灵气,修炼法术,而代价则是消耗灵根的潜力,也是树种生命力。

    所以只有补充给树种营养,更快的修炼,在丹田气海营造出适合灵根生存的环境,那么可以使灵根显化,从而生长,进而更切合天地法则,从而反哺自身,滋养神魂。

    从蒋夫子洞府离开之后,周浩陷入一个绝境,不得不说,自己的情况即好又坏,灵根全面且潜力巨大。

    而同样的,消耗随之剧增,放在承天宗,或许聚全宗之力来培养不是大问题,可宗门派系众多,自己凭什么让宗门扶植,又有谁愿意去培养一个外人,而让自己去委身于人,出卖自己。

    所以几天的深思熟虑之后,游历寻找机缘成了他目前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付同州的洞府来了一位客人,不过却是恶客,带着十余个年轻练气境弟子,怒气冲冲的在付同州面前咆哮。

    你给老子说清楚了,吾儿究竟去干什么了,否则今日要你好看,看情形要是付同州说不出个结果来,非脱层皮不可。

    黄师兄,你别急嘛!贤侄应该没事,说不定外出游玩,或者在哪闭关突破也不一定。

    放你个狗臭屁,吾儿三日后要大婚,你以为他敢逃婚,当日是见过你之后,再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你说,是不是你暗谋害了吾儿。

    说,一身筑基巅峰的气势压迫在付同州身。

    没有没有,真不是我,师兄你借我几个胆子我也不敢害师侄呀!

    不是你,那是说你知道是谁?

    付同州满脑门冷汗,心把黄家小子骂个死,你说你打劫打劫,完了你倒是回家??!还是说得了好东西怕我分你的,躲外边不回来。

    可关于他怂恿黄姓修士三人去打劫周浩,又不敢直说,这可怎么办呢!

    付同州心思急转,眼珠滴流乱转,师兄别急,当日三人离去的方位我还记得,不如一起去找找。

    周浩在悄悄去见过云磊之后,又去雾隐峰购买了些出外行走的东西,地图之类,也没有出山门,而是收拾了洞府的阵法。

    毕竟此去不知何年才能回来,阵法或许还能用到,留下岂不浪费。

    周浩的离去只有云磊知情,毕竟他是个宅男,风声过去一年,也没那个会一直注意他,除了付同州之外。

    付同州等人沿着雾隐峰往南搜索,人多的好处是覆盖面广,从山到山下,对于练气境弟子而言,虽然不能飞行,可踩着树梢还是很简单的。

    故此山林间也没有道路,一直飞出去近三四十里,也没有发现,黄姓筑基修士把各人聚在一起,都可有什么发现的?

    作为父亲,对儿子的失踪感觉很不好,总感觉出事了,这是来源于血脉的感应。

    没有,我也没有,四五个弟子均表示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胡师弟回来了,问问他哪,胡涛,你可发现什么?

    师傅,没发现师弟踪迹,不过

    师弟,不过什么?快说……

    哦!师兄,师傅,我在雾隐峰偏西南方向接近断崖处,发现有一片火烧的痕迹,面积不小,发生时间应该不短了。

    什么?在哪?带路去看看

    黄姓修士吼道,哦哦!师傅随我来。

    说完一众人随着其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是这里。

    黄姓修士盯着荒草杂木覆盖的地方,因为雾隐峰的特别,草木异常繁茂,而且生命力惊人,十余日过去,被火烧毁的树木花草,藤蔓如今又郁郁葱葱,足有一尺深浅。

    下去找,仔细这片范围内每寸土地。

    是,一众弟子连忙寻找。

    师傅,有发现,是个储物袋。

    什么?付同州此刻拼命忍住心的恐惧,祈祷千万别是??!

    师傅,这也有个。

    师傅,这也有个。

    接二连三的呼喊,让黄姓修士,和付同州心沉到了底。

    拿来,储物袋交到黄姓修士手,神念探入其内,片刻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吼!是谁,敢杀害我儿,还是在宗门之内,连杀三人,老夫要你不得好死。

    回头像饿狼一样盯着付同州,你说,当日你究竟给我儿说了什么?别想糊弄我,否则你知道后果。

    付同州此刻后悔当初,要是再有一次机会,绝对不惹那么多事了。

    师兄你听我说,师侄当日找我询问一件炼器材料,小弟也是一时关心,知道有人手有,便打算带贤侄去寻其购买,可贤侄说不让我去,说怕我去了让人觉得强买强卖,故此只让指认了那人一面,自己带人去了,哪成想,付同州顺嘴把编排好的词一股脑倒了出来。

    唉,早知道我当日陪贤侄同去了。

    付同州转眼之间把自己摘的干净利落,黄姓修士也不戳破他,因为要找周浩还得靠他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拜托付师弟帮忙找到此人了,我这些弟子师侄,还请师弟帮忙指认凶手。

    你们都跟付师叔一起,我希望三天后,能见到人,死活不论。

    说完直接回家族去,还得早做安排,否则三天后的联姻处理不好,那麻烦大了。所以只能把追杀周浩的事交给付同州和自己的弟子辈。

    付同州想把自己摘干净的想法再次落空,也只好带着一群人赶往周浩洞府。

    此刻的周浩还不知道无意间躲过一场?;?,一路身轻如燕,踩着树枝飞奔进万里大山之,才明白外界有多么凶险莫测,想找到灵药,矿藏是多么艰难。

    短短半日,在大山之不可能御风飞行,那纯粹是作死的行为,山谷密林,高峰幽谷,想寻找年份足够的灵药,或者珍惜的矿藏,要面对的不仅仅是有了灵智的妖兽,险恶的环境,变化多端的地形,想在万千杂草丛林溪水山泽里,靠肉眼,一个人的力量还是太渺小了。

    一路不乏碰到其他修士,只是远远的保持距离,冷漠的戒备一番,向不同方向各自离开,深入山林五百多里路,也偶尔会发现累累白骨,人的,兽的不一而足。

    付同州等十几人赶到周浩洞府,一番搜寻都傻了眼,哪里有半个人影子,而且此地廖无人烟的。

    谁能知道他去了哪,为首之人道,付师叔,你说此人有可能去哪里呢!

    付同州道,据闻此人自入门后一直闭关修炼,平常很少外出。

    为首的人看看付同州道,师叔,咱明人不说暗话,你到底有什么心思咱也不问,只要你能帮忙找到人,一切好说,还往师叔尽力??!

    付同州那个恨??!你个练气弟子,有这么和筑基修士说话的吗?可他心有鬼,自然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为今之计,先派人拿着画像去山门守着,别让他跑了,再派人拿画像去执法堂,说周浩残害同门弟子,畏罪潜逃,请门派发追击令,还有,到任务堂悬赏任务,想必他逃不了多远。

    为首弟子无奈,好吧!也只有如此了。

    而此刻周浩美美的吃了一只烤野鸡,在一溪水边清理一番,看看天色,还是先找一处安全的地方,夜里在外边晃荡可不是很愉快的。

    云磊此刻和敏儿,韫在自己洞府饮酒,敏儿对周浩怨念颇深,自从进了内门,周浩像人间蒸发了一样,他们再都没见过了。

    云磊考核后,合了洪天魁的胃口,收了亲传弟子,有周浩给留的灵石,又有师傅指点,又又同门师兄们陪练,修为,实战都今非昔。

    前几天周浩偷偷来见,说了自己的打算,虽然没说自己杀人的事情,但云磊心思缜密,又岂会不做防备。

    原本打算闭关突破筑基的事情放了下来,去请了敏儿,韫,还有几个师兄来喝酒,美其名曰放松放松,为突破做准备。

    一夜的喧嚣吵闹,承天宗任务堂多了一份悬赏任务,内门弟子周浩,疑杀害三名内门弟子,凡知其下落者,或押其回归宗门者,可得下品灵石三千。

    而执法堂并未发出正式通缉令,只是发通报,令周浩尽快回宗自证,因为付同州等人拿不出证据,名面只是不去反对任务堂的悬赏任务。

    云磊在内门消息很灵通,很快知道了此时,庆幸自己早做准备,估计很快会有人来找自己三人吧。

    果然,云磊和敏儿及几个师兄在饮酒交流修炼心得,付同州带着十余练气弟子气势汹汹的闯了过来。

    云磊心头冷冷一笑,枉你等费劲心机,也让你们空手而归。!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足球网_排列5直播_沙巴娱乐平台_糖果派对技巧 | 错误报告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绝域天城22》,方便以后阅读绝域天城第二十二章 东窗事发人无踪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绝域天城22并对绝域天城第二十二章 东窗事发人无踪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绝域天城22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