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三章 阴月

    你的悟性不错,也是你唯一的长处,天地正在恢复,希望你抓住难得的机会,尽快成长起来,免得倾世大劫来临之时,枉自白白送了性命。

    周浩抓着机会,请教月煞神君自己该从那个方面做,才能真正让根基稳固,得到的答案,便是符之道,也因此才知道,符九练,九繁九简,最终归于圆满,才是最简单的法则之道。

    而自己一直以来所修炼学习,自以为精深的符箓之道,其实根本连符之道,第一阶到九练都未能达到,只是凭借符箓传承本身品阶,以蛮力取得优势。周浩还想仔细请教一下符之道,然而月神君却不愿多说,开口道:“将你手那令牌给我?!?br />
    周浩闻言连忙将两枚令牌取出,月煞神君看了眼令牌,单手一挥,其得自金逸轩的那枚令牌被其摄入手,拿着令牌月煞神君直接反身。

    身影轻轻闪动,人已化作残影消失无踪,再现之时已经出现在数千丈之外。

    刷,原本略显嘈杂的包围圈,数百修士纷纷注目观望,不明白对方要做什么?也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什么?

    轰,六百多煞尸如同军令森严的甲士,如同真的在迎接统帅的视察,一般而言,修炼之切忌打扰,多是在安全隐秘之处,或者有至亲信任之人护法,即便要苏醒,也需要一个过程。如煞尸这样强行停止吸纳灵煞,只为迎接月煞,真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而且没有一个煞尸,因为这陡然的动作疏忽,也不存在受到反噬,也许这正是其长处所在。

    月煞没去理会煞尸,也没做下一步的指令,而是直奔主题?;邮旨湟幻读钆聘∠值背?,而其手还扣着周浩处得来的两枚小令牌,只见月煞指尖微动,一道道炫目的符闪动,快速沁入令牌之,仿佛在进行某种仪式。

    陈沐阳独目阴沉的几乎能拧出水来,阴郁的眼神恨不能立刻抢到那枚令牌。罗庚挥,柳江隐,同样面色难看,周浩见月煞不再理会自己,但也不可能此离开。毕竟荷花仙子师姐妹,灵芝,白黎,云氏一行与自己有所牵连的人不少,至今还困在其。以周浩的心性不可能独自一人离去,即便有危险,会惹得月煞神君发怒,但该做什么周浩都依然会做。

    月煞神君所施展的符,别说在场之人,是周浩也看不明白,符之道博大精深,从最基本的九纹符,到可以凝气成符,其间要历经九繁九简,每一次的符箓升级,都代表着对天地之道的认知加深。

    别看周浩施展法术,还有自以为是的炼器之能,以及自己所得到的符箓传承,其实顶多算是照猫画虎,甚至还画的不伦不类,只因为周浩只是学会了画符,而非化符。

    令牌被符激活,一股悠远古老且沧桑的古韵四散开来,低沉且晦涩的吟唱在令牌四周回荡,似悠扬,似澎湃,似激昂。

    一种无形的波动在修士传递,让人在不知不觉陷入沉寂,天地也有感古老的吟唱,残存的神秘道则在星璇震荡,一处群山之间,废弃的残垣断壁,一座数十丈方圆碎石埋藏下,阵阵波纹随之四溢。而在星空之疾驰的蔚蓝色星球,总共有六个地方,如同那阵纹一样,只不过有的被深埋地下,有的被万年冰血覆盖,只有一处外显于世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星璇一种波动同时回应,无尽虚空之,原本不断被蔚蓝星球吞噬的本源之气,以更快的速度被吞噬消化,最终促进蔚蓝星球的成长。

    周浩仔细品味着那种无形的动荡,并且被吟唱吸摄心神,而在场的罗,柳,陈三家修士,此刻却如同被傀儡附身,无论是练气境小辈,还是金丹顶峰的几位首领,在令牌的波动,似乎激活了血脉的隐秘。

    空洞无神的眼,不见一丝灵智的光芒,仿佛沉浸在万古岁月的孤儿,被遗弃在荒野。愤怒,不甘,萎靡,哭嚎,种种样子,不一而足。

    渐渐的,一枚弯月精致如勾,出现在柳,陈,罗三家修士眉心,但其颜色却稍有不同,柳家修士弯月细窄,如一枚柳叶带着淡淡的绿色,罗家修士弯月如枣,团成一枚小巧蚕型,略带赤金,陈家修士月刃近半,散逸着丝丝缕缕银白之色。

    指甲盖大小的弯月,并不十分显眼,练气境弟子几乎无法看见,筑基期修士则是轻轻浅浅的,仔细才能看到,金丹修士相对明显,如同一只竖眼,正在紫府眉心间。

    周浩看的仔细,但这不代表他明白其缘由,当令牌不再颤抖吟唱,一切又重归平常,看似一切都没有发生变化,但实则巨变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蔚蓝星球对凡人来说,根本是无法想象的浩大,大部分人都不会知道这个星球的样子,即便知道,也仅仅是当做传说了听,至于可以练气的修士,一步跨出樊篱,见识广阔无垠的世界,但即便如此,也顶多是在家门口转圈,算见了世面。

    真正有能力,有机缘,有毅力走出自身所在大陆,跨越凶险的无尽海域,见识更加辽阔精彩的世界,金丹才是起步,元婴才能有大半的把握。

    如周浩,刘芸萍姐妹这样机缘巧合下,如此年纪跨越数十万里,踏蔚蓝星球最浩大的陆地,在最丰腴的地域,结实更多精英,学习更高深的能力,实在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一阵日晕洒落天地,驱散那缕阴郁陈腐。呼!一阵重重的喘息声,打破了宁静,四顾茫然怅然若失,月煞神君却是没理会三家修士,转而望向金逸轩。

    乌黑一片的眼,如同诡异的漩涡吸摄心神,使人不敢与之对视,金逸轩虽然出身不凡,家族势力庞大,又是宗门精英,受到重点栽培,但此刻也只是筑基九层而已。

    对月煞神君来说,亦是蝼蚁一般的存在,抬手挥出那枚令牌,屈指轻弹。

    啪,金逸轩如被锤击,身形猛的一震,张嘴是一口鲜血喷溅,踉跄着差点倒下,眼满是惊骇错愕,实在不明白堂堂元婴修士,为什么为难自己一个小小的筑基修士。

    月煞神君并未束手,手指连点,那枚令牌如同小巧的鸟雀,在金逸轩喷溅的血雾穿梭,难道是血炼?周浩有着一定的炼器基础,也听闻过这种较极端的手段,但是又不太像。

    周浩不错过任何一点时机,观察揣摩着月煞神君的每一次手势,婉转,勾勒,在神魂试图记忆,想立刻学会那是妄想,只能尽力记忆,稍后有时间再仔细参悟研习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令牌似乎吸摄勾了精血,倏忽间如同闪电般飘逸,悬浮在金逸轩头顶,一道紫金光华,任金逸轩试图躲避,其他修士想将其拖拽出来,却是连那光华都无法突破,只能眼睁睁的金逸轩焦急无助。

    然而这状态也只是片刻,那令牌似乎散尽了威能,也或许是完成了使命,随即一闪跌落,金逸轩此刻却陡然伸手,一把接住那枚令牌,神色间郑重之色浓重,丝毫不去理会之前的伤势和恐惧。

    月煞神君做完一切,挥手又是一枚令牌闪现,扭头看向其原本的出处,刘芸萍那里。如此长的时间,在场之人大多看的不甚明白,但无疑都深含畏惧之心,三家修士诡异的变化,他们自身不说,别人也无法知道其底细。

    而金逸轩的古怪,同样如在雾,让人心焦难明,但那种变化任谁都不会希望发生在自己身。荷花仙子两姐妹,灵芝,云氏,刘芸萍,一众女修,见月煞神君转身抛出令牌,神色瞬间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云氏身为刘芸萍的护道师姐,负责其安全,其他修士均是一路走来,历经风雨险阻的好姐妹,哪能眼看着她出事,或者被这诡异的手段控制。纷纷眼神欲裂,灵力震荡,一副拼命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神君且慢?!闭敝谂蘧?,周浩开口制止月煞神君施展印诀。

    “哦!小子,你有什么要说的?”月煞神君倒是很给周浩面子,抛出的令牌依然悬浮,但手动作切是停止,扭头问周浩。

    “咳!”周浩心颇为发虚,生怕月煞神君发飙,但也是心一时急迫,没多想开口阻止,咳嗽一声,一是思量措辞,其二却是掩饰心尴尬。

    “神君恕罪,晚辈有一事请教,还请神君应允?!敝芎菩氖翟诿坏?,也不明白月煞神君对金逸轩做了什么。但直觉哪绝非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月煞神君若有所思,看了看周浩,又看了眼一脸期盼之色的刘芸萍,当下也不坚持,随即开口道,尔等已然知晓身份,想来也不必本君指点你们,时间无多,该怎么做应该明白吧?

    “是,尊神君敕令?!比倚奘?,包括金逸轩在内,不由分说,齐声躬身回答,整齐划一,如同久经操练过的一般。让云氏等人,包括跟随金逸轩而来的师兄弟,一个个诧异不已。

    阿大,阿二,你们也带人回去吧!

    打发完陈,罗,柳三家修士,又吩咐两个灵煞首领,带六百煞尸回巢,等现场只剩下周浩一行和云氏她们,这才问周浩道:“有什么事说吧!”

    三个家族势力大离去,金逸轩也抽身离去,对什么周浩,刘芸萍跟本连看都不看,似乎有什么火急火燎的事情,急需他去处理,而周浩他们不知道的是,不久的将来,铁尸峡为心,涵盖万里之地,一直向北延伸,直至山脉深处,一个可以和天衍宗相的势力,阴月神朝开始崛起。

    “哦!”周浩震惊于三家修士的变化,特别是金逸轩的变化,让他心更加为刘芸萍担心,并非两人交情有多深厚,也不是看到美女修士,不忍其被月煞操控。

    而是心惊于其所隐含的秘密。见月煞问话,周浩连忙止住纷杂的思绪,开口问道:“神君之前手有一枚令牌,如今这枚大些许,型制仿佛。不知神君从何而来?”

    月煞神君满含深意的看着周浩,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,不过也没拆穿,而是挥手拿出令牌,单掌拖在手掌心,递到周浩眼前,问道:“你说的可是这一枚令牌?”

    周浩点头称是,月煞神君眼精芒闪烁,漆黑一片,似乎能吞噬世间万物。周浩平静的与其对视,虽说有些不适,但也不是无法忍受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说,这令牌你在何处见过?”月煞神君虽说语气平淡如水,看不出丝毫迫切,但周浩还是凭借仔细的感知,察觉到月煞神君微微颤抖的音调,显然其内心深处并非如同表面一样平静。

    周浩并未回答月煞神君,转而问道:“神君前辈,这大的令牌且不说,之前晚辈见您拿那小些令牌,似乎用的是血炼之法,其后血炼之人便对神君唯命是从,但其他修士又有不同,不知是何缘故?”

    周浩把小令牌几个字咬的极重,显然是在提醒月煞神君,那令牌并不属于其所有,而是从周浩处得去,言下之意,你能不能让我知道这令牌的用途奥秘?

    月煞神君闻言一愣,审视的看了看,似乎在思索该不该告诉周浩,周浩神情平静,脑海急速运转,想着下一步的对策,毕竟此刻看着月煞平和,但你让一个万年老妖,心平气和的把自己的秘密告诉一个毫无关系的人,多少有些唐突。

    月煞神君所思量的,不是要不要告诉一个小辈,自己正在掠夺别人的资源,为即将到来的倾世之危做准备,按说他可以不需要考虑周浩的感受,也可以不去告诉周浩其任何事情,让周浩凭借自身实力,去应对未来,然而还是那句话,倾世之危,无数岁月之前,自己的先辈纷纷折戟,而即便过去无数岁月,自己依然被那?;崴土诵悦?。

    好在当初修为高深,又有一班至交好友帮衬,又有亲人合力,才勉强保留了一丝神魂未散,最终在天地回归灵域之际,被本源灵力唤醒神魂灵智,而在这个过程,周浩首先被浩荡的阴冥之力冰封,变相的困锁了其威能,让自己有机会有条件,吞噬其本源之力,最终促使自己于不可能之苏醒。

    另外一层,未来的?;?,即便再多的准备也显得有些薄弱,而自己所持阴月神鉴,通过血脉传承激活其他家族战奴记忆,并开启血脉传承,让这些战奴有了自己的烙印,可以任意驱使,这本身有些强取豪夺之意,如果周浩真的是天选之人,将来倾世?;?,自己也许还需要对方帮助,才能打破枷锁,存活下去。

    故而才仔细给周浩解释,周浩闻言先是惊讶于此事诡秘,接着面色难堪,如果这令牌真的那么恐怖,岂不是可以任意控制一个人,甚至一个庞大的家族,既然如此,月煞神君为什么只用它控制金逸轩一个人,而不是选择控制如陈,柳,罗几家一样的势力。

    月煞神君似乎看透了周浩的担忧,转而挥手将令牌扔给周浩,周浩慌忙接过令牌,不解的望向月煞神君,只见月煞俊美的面容透着一丝笑意,淡淡开口道:“你如今的境界还太差,待你什么时候再进一步,达到此界修士所说元婴之境,会明白其缘由,万事万物皆有利弊?!泵煌访荒缘乃盗艘痪?,似乎又想起了什么,止住了话头,听的周浩一阵郁闷。

    白黎轻伏在周浩肩头,小脑袋且着周浩耳根,微眯着双眼在做着美梦,一旁是荷花仙子,于欣妍,对面则是云氏和刘芸萍,其他女修则在另外一边做着野味,灵芝和祁艳两个混在一起,同样张罗着几块烤的酥软焦黄的妖兽肉。

    此时所在之地已经出了铁尸峡两千多里,因为铁尸峡一行,周浩去往天衍宗的行程被严重滞后,剩下的路途可谓一点耽搁也不能有,一旦再出现变故,周浩可能此错过机会。

    而云氏和刘芸萍得了想要的东西,因为周浩开口,刘芸萍躲过了可能被控制的结局,自然万分感谢周浩,一路离开铁尸峡,刘芸萍数次给周浩道谢,差点把周浩惊着。

    实在是受不了一个女修,喋喋不休的嘘寒问暖,又找些趣事分享,说实话,周浩真被当初敏儿的热情吓坏了,心都有了阴影,对和女子相处,十分的不自在。

    好在此刻云氏一行即将告辞,他们出来的时间已经很长了,如今任务完成,所有女子都心激动,即将回归阔别已久的家,想到那些熟悉的姐妹,亲人,熟悉的山水,渴望的心情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云氏和刘芸萍自然也知道事情轻重缓急,此刻心也早已飞回了山门,之所以停下,一是休整一番,两月来她们也是相当辛苦,窝在一个闭塞的阵法,修炼也不能太过勤勉,无处不在的阴冥之力,对修士来说相当麻烦,她们只能依靠灵石,来维持每天的打坐,因而身躯多少有些疲惫。!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足球网_排列5直播_沙巴娱乐平台_糖果派对技巧 | 错误报告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绝域天城123》,方便以后阅读绝域天城第一百二十三章 阴月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绝域天城123并对绝域天城第一百二十三章 阴月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绝域天城123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