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九章 舞剑吹箫

    京中进来无大事,一行人回京也并未听得什么流言蜚语,至多不过是哪家不得宠的小妾又和家丁勾搭上了,或是哪个芝麻小官又往怡红楼去叫糟糠之妻逮个正着沦为笑柄,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。

    因着记挂谢老太太,谢长安与萧钰当先去了荣安侯府,沉寂多日的荣安侯府也有了鼎沸人生,自然归功于萧若萤与萧若辰两个小家伙。

    这厢正和乐融融之际,却不知保藏祸心之人堂而皇之地登堂入室。

    得了谢长安和萧钰要回府的消息,管家忙吩咐了懒散了一段时日的下人们活络起来,将王府里外打扫个通透,却不知在众人精疲力竭偃旗息鼓之后两名黑衣人趁着夜『色』掩人耳目地翻墙入府,小心翼翼地游移在府内,好似在找什么,却又不找什么。

    两人灵巧地避开守卫,闪身进入书房,只四下打量,却不动手,其中一人见守卫远去,忍不住纳闷道:“这安郡王府也太好入了吧?”

    没错是纳闷,本以为安郡王府严防死守得跟个铁桶似的,怎的一下就入了府,还自由地在府内游『荡』着,那几个墨守成规的府卫简直可以视而不见,丝毫没给他大展身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另一人显得沉稳,抬眼看向窗外,压低声音道:“莫要掉以轻心,当初主子入府时遇了几个高手,想是跟着往庄子去了?!?br />
    之所以如此堂而皇之,是因着没有得到一行人回京的消息,却是不巧,若是今日谢长安没有决定往荣安侯府去,怕是能碰个正着。

    先前说话那人漫不经心的扫视着四周,瞧见无甚什么值当的,眼神『露』出几分轻蔑,不以为然道:“半件像样的也无,当真是寒酸,想来也不会有什么高手愿意为之效力了?!?br />
    说话间,两人已继续行进,沉稳之人仔细地记下沿路值当的消息,另一人却寻宝似的打量着,黑夜也阻挡不住精光,又道:“你说那萧钰会将金银珠宝藏在何处?那狗皇帝分明赏赐了他不少……”

    沉稳之人忽而蹲下脚步,虽瞧不出神『色』,眸子却是冷凝的,目如寒剑,凛然道:“我们是要为主子报仇的,不是来发财的,希望你记好?!币蛔忠痪涫翘岬?,亦是威胁。

    另一人眸子一滞,因着那目光瞧得心慌,忙敛了神『色』低头道:“是?!彼婧蠖嗽傥藁?,仔细地在安郡王府如入无人之地地查探了一遍。

    夜深深几许,明月皎皎,晚风袭人。

    二人据实已报,为首之人却是轻皱了眉头,主子曾与他说过安郡王府内有高人,怎的今日的情形却与之背道而驰?虽说萧钰可能将人带往庄子了,可并无什么理由将人带得一干二净,这不是明目张胆地敞开门送死吗?萧钰……到底在想什么?

    为首之人犹豫再三,最终吩咐道:“听得那萧钰回京了,现下在荣安侯府,想不几日就会回安郡王府,届时再去打探一番?!闭庀⑺嗍遣痪貌胖?,方才还未二人的安危担忧,不想二人带回的消息更叫人担忧。

    好似人心自古就是如此纠结,既希望前路平坦,又担忧平坦之下藏了万丈深渊,半信半疑之间,如履薄冰地前行着。

    这厢哄了萧若萤睡下,虽劳顿了一日,谢长安与萧钰却无甚睡意,只面容上有几分疲惫。

    谢长安若有所思,眼底藏了担忧,忽而踱步至窗前,推窗望月,皎洁的清辉洒落,风过处树影婆娑,沙沙作响,莫名有几分诡异和渗人,眸子一黯,心下不安的预感立时强烈,烦躁之下正欲关窗时,斜刺里伸出长臂稳妥地关了窗,温润地声音关切道:“长安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抬眼看萧钰,任由微凉的手由萧钰暖着,心慌好似淡了几分,只秀眉仍紧锁,谢长安本不欲藏着,斟酌道:“不知为何,自回了京就觉心下不安……巴木扎当真还遗留了势力吗?”

    此事亦是萧钰的心腹之患,若是无便罢了,忧虑一段时日也就过了。若是有,敌人在暗,他们在明,却是防不胜防??裳巯乱舻氖遣恢谢故俏?。

    萧钰沉了眸子,不自觉忘了眼不甚清晰的窗外,神『色』倏然有了冷意,“我本欲在去时或归途与其做个了结,可来去皆是风平浪静,我亦是疑『惑』……莫非并无什么残余势力?”征询的目光投向谢长安。

    谢长安摇头,“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?!毕喟参奘铝艘欢问比?,堪堪要叫谢长安相信了并无什么残余势力,可匍一回京谢长安就不安了,先前的论断兀自推翻了,她坚信,那些人就藏着京城的某处,盯着他们的一言一行,伺机而动……谢长安忽然如芒在背,却是叫人盯上了的错觉。

    察觉谢长安的不安,萧钰暗自叹了口气,却只能聊胜于无地出言安慰:“无事的,长安你放心,有我在,你和辰儿圆儿都会平安无事的?!鼻崂咳牖?,胸膛仍是最坚实的后盾。

    可听得此言的谢长安心下猛地抽动了一下,是强烈的惊慌失措,胸腔里空落落,好似失去了什么最为重要的东西,可看着完好无损,却是呼吸都疼痛。

    “萧钰,你也要平安无事!”

    萧钰叫谢长安的眼神惊着了,是未曾见过的无助,脆弱,不堪一击,好似溺水之人抓不住最后一根稻草,却远比溺水之人疼痛万倍。心下一疼,是心疼,忙不迭地将谢长安紧搂在怀中,好似要叫自己窒息,也叫谢长安窒息,“我会平安无事的,我还要跟你长命百岁,看辰儿高头骏马意气风发地娶亲,看圆儿初长成寻了如意郎君……”

    一夜辗转,两人睡得不甚踏实,天光喷薄时就起身了,余光瞧见一侧悬挂的剑,是自福建带来的,心思一动,不待谢长安起身,萧钰就起身取下剑,又带上玉箫,言笑晏晏道:“许久未曾舞剑吹箫了?!?br />
    仔细一想,自上回误打误撞知道有了萧若萤,谢长安就再未舞刀弄剑了,无人相伴,萧钰自然无心吹箫。

    谢长安温婉一笑,“旁人都是琴箫相合,你我却是不甚风雅的剑箫为武,却不似什么京中人家,倒像是行走江湖的侠侣了,一萧一剑走江湖,却是潇洒?!?br />
    见谢长安的心思旁落,萧钰心下微松,笑道:“不日就能一萧一剑走江湖了,嗯,若是得了空,就像个行走江湖的名号,倒也不师出无名?!?br />
    说话间,二人行至梅林,不过夏末的梅林可无甚可欣赏,光秃秃的枝桠在风中萧瑟,与落雪时分傲梅挺立的模样有天壤之别,好在二人不是什么附庸风雅之人,舞剑就是舞剑,吹箫就是吹箫,何处不可?

    也不多说,二人站定,相视一笑之后默契地起势。

    因着难免生疏,萧钰的箫声轻缓悠扬,似潺潺流水的溪涧,温和不失俏皮,悦耳不失筋骨。谢长安随声而动,窈窕的身姿随剑尖舞动,不疾不徐,柔和不失刚劲,缓慢不失力道,夏衫随清风飘扬,生了几分天人之姿。

    箫声忽而热烈了起来,细水长流的溪水越过沟渠,转过弯弯绕绕,奔流而去,隐有汇溪成河的趋势。谢长安的剑势亦是凌厉了起来,破空而来,直指九天,清风因何热烈,衣角猎猎,满腔的气势直指山河。

    汇溪成河,终是要奔流入海,一路波涛汹涌,激『荡』起的水花灌溉了沿路的嗷嗷待哺,忽而遇着一飞流直下的悬崖,触不及防地激『荡』而下,响声震天,势不可挡。剑势亦是乘风破浪,成了千军万马战场上的利刃,狠刺入敌人的心腹,沾染了鲜血与风沙,可护卫了万千子民的家园,杀戮,亦是神圣。

    见谢长安轻蹙了眉头,萧钰忙收势,箫音戛然而止,剑尖顺势收回,风静,云不动,天地万物好似凝固了,只有沉默,和细微的喘息声。

    “娘!”

    不知何时在旁观望的萧若辰忙不迭地跑上前,黑白分明的大眼目光灼灼,与往日同样的欢喜,却又多了闭眼的情绪,是崇拜和自豪,“娘好厉害!”稚子的言语,说不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称赞,可“厉害”二字,付诸了满腔热切。

    谢长安温婉一笑,正待说话,却是萧钰拿了帕子仔细拭去额上的薄汗,温柔又细致,眸子缱绻,四目相对又分离,说破不开无言的默契。垂首望向萧若辰,“娘不过拳脚功夫,你师父确是厉害?!?br />
    萧若辰的眸子晶亮,不管谢长安如何说,只无比自豪地望着谢长安,好似化身天上星辰,而谢长安就是皎月,萧若辰亦步亦趋,却别有风采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年纪大了,不过一会就受不住?!毙怀ぐ参弈我恍?,心下却坚定重新拾起长剑来,不为求虚名,只为在紧要时刻护住的心上之人,是萧钰,亦是萧若辰与萧若萤。

    有了决断,眉眼间的烦忧去了几分,谢长安嫣然一笑,似是而非道:“不过身子却是爽利不少,还是莫要将这剑丢了才是?!?br />
    “如此……『妇』唱夫随?!?/P>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足球网_排列5直播_沙巴娱乐平台_糖果派对技巧 | 错误报告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侯府有女待出嫁249》,方便以后阅读侯府有女待出嫁第二百四十九章 舞剑吹箫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侯府有女待出嫁249并对侯府有女待出嫁第二百四十九章 舞剑吹箫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侯府有女待出嫁249。